色姐姐,撸管,天天撸一撸,激情网第七色,第七色网址,第七色首页


网站首页 > 淫妻小说 > 我的师娘和师妹第1-3章-淫妻奸情

我的师娘和师妹第1-3章-淫妻奸情

上一篇:双性女孩上 下一篇:美丽的女邻居


  
辍学后,叔父通过熟人把我介绍到县城修车铺做学徒,没有工资管吃管住。 修车铺除了师父就我一个学徒,师傅修车手艺很好,除了修车铺还有一辆车跑运 输,雇了一个司机专门跑车,但有时候时候师傅也会跟着跑长途。

因为师父技术好,在当地很有口碑,所以生意很兴隆,在当地也比较富有, 在当时就盖了一栋二层小楼,这在当时的县城已经很了不起了。师傅40多岁,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为人很憨厚,待人也非常和善,这也是车铺生意好的原因 之一。,

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就住在师傅家里,师傅家就三口人,师傅、师娘和一 个女儿。师娘很年轻漂亮,看起来要比师傅小很多,后来听说师娘家很穷,当时 因为看上了师傅的经济条件才嫁给他的,所以比师傅要小十多岁。女儿叫小华, 11岁,还在上小学,长得跟师娘一样漂亮,很可。

师娘的心地很善良,得知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对我很好。小 华也很喜欢和我玩,不上学时经常找我玩,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叫我。我到师傅 家半年后,他们就把我当做自己家人一样,师傅和师娘一直想要个男孩,但师娘 当时生小华的时候因为难产,所以以后不能再生育,他们现在就把我当成他们的 儿子一样。尤其师娘,经常说要我给她当儿子,后来有时干脆直接就叫我儿子, 师傅听了只是憨厚的笑着。

我跟着师傅学习修车技术,一年后一般的毛病我自己就能修理了,因为有我 在修车铺里,师傅有时也会跟车跑运输。因为我接触的都是司机那些人,经常会 听到他们讲有关女人的事,那个时候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似懂非懂,经常听的脸 红心跳。,

后来师傅有时也让我跟车跑运输,那时年龄小跟车出去很开心,每次跑一趟 要四五天时间,回来师娘总是很关心的我问我累不累,还做好吃的给我。有一次 出去时住在路边的一个简易小饭店里,以前都是我和司机住在一个房间,这一次 因为房间很小,所以我们只好分别住在隔壁两个房间。

房间的布置很简陋,就是一张床和一个很小的桌子,吃完饭也没有地方可去, 所以我很早就上床准备睡觉。小饭店因为很简陋,两个房间之间只隔了一层木板, 上面贴着一层报纸,有的地方已经破损透过灯光。饭店里住的几乎都是司机,晚 上乱哄哄吵得我睡不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女人的笑声,很不容易我才迷迷糊糊 的睡了。

下半夜,我突然被隔壁司机房间的叫声惊醒了,睁眼一看隔壁房间还亮着灯 光,一个女人「依依哦哦」的声音从木板缝隙清楚地传过来。我当时感到很好奇, 不明白司机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女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眼睛贴在木板缝上, 眯着眼睛向隔壁的房间里看过去。突然我的脸红立起来,隔壁房间里,司机正光 着身子正压在一个同样光身子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的两条大腿高高翘着,司机 正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挺动着屁股。我突然明白了,这就是,司机正在和那个女 人做爱。

我只是上学时在书里看到过有关做爱的事,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好奇, 我的眼睛被隔壁房间里的景象吸引住了。我紧张地趴在木板缝隙上向那边看着, 女人的叫声清晰地传进我耳边里,着我的神经,很快我就感到身上发热,内裤里 的阴茎也不知什么时候挺立起来,把内裤高高的顶起。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很 厉害,体内产生出一股冲动,觉得口干舌燥,当隔壁两个人做爱结束时,我才发 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汗。,

我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脑子里总是刚才司机做爱时得画面,耳朵里一直 回荡着那个女人诱人的叫声,头脑里一直在胡思乱想。

那一年我才16岁,虽然我还不很明白做爱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晚的情景 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吃晚饭上车,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了,因为我一 晚上都几乎没有睡,所以一到家我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晚上师娘叫我起来吃饭,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我病了或是身体不 舒服,很关心地问我。我脸红着对师娘说没事,赶紧起床洗脸坐在饭桌前,饭桌 上是师娘专门为我做的好吃的。吃饭时师娘一个劲的埋怨师傅,说我年纪小还叫 我跟着跑车,一跑就是好几天身子吃不消等等。

师傅本来就很憨厚,在师娘面前更加没有脾气,只是憨厚地说是为了让我多 一些锻炼,出去可以见见世面等等。师娘一听更加生气,说:「见什么世面?跟 那些司机在一起能学到什么好东西,那些司机哪一个是好东西,出去不是喝酒就 是找女人,时间长了还不都跟他们学坏了。」

师傅被师娘说的唯唯诺诺地应着,,师娘的话又让我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情 景,脸上不由的有些发热。

晚上躺在床上,我脑海里又浮现出司机和那个女人做爱的画面,阴茎很快就 挺立了起来。

很长时间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睡梦中我梦到自己在跟一个女人做爱,我趴 在那个女人身上,阴茎在一个热乎乎的地方,没几下我就感到浑身异常舒服,哆 嗦着突然醒了过来。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里湿湿的热乎乎的,伸手一摸里面 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我梦遗了,在春梦中我射出了自己的第一次精液。

因为内裤上面沾满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我脱掉内裤把身上的精液擦干净, 然后随手丢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回味着梦中那种快感,回忆着梦中的那个女人是 谁,长得什么样子。做梦时那个女人的样子很模糊,我躺在床上极力地回想着, 隐约中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因为那个女人竟然是师娘,虽然当时那个女人的景 象很模糊,但我还是清楚那就是漂亮的师娘,我竟然在梦中梦到和师娘做爱,我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阴茎又高高的竖立起来。这也难怪,在我对女人一知半 解时,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就是师娘,而师娘从一开始就对我很好,小华虽然也和 我很亲近,但她刚是一个才上初中的小女孩。

我的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着,总是不自主地就会浮现出师娘那张漂亮的脸, 还有师娘圆润丰满的身体,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很早就起来,而是躺在床上沉睡着,直到师娘已 经把早饭摆在桌子上,才把我叫起来。我睁开眼睛看到师娘站在床前,止不住脸 红心跳起来,昨天晚上的梦境又浮现了出来。师娘看到我醒过来脸上红红的,关 心地问我是不是病了,我慌张地回答说没有,掀开被子就准备起床。

被子刚一掀开我又赶紧盖上了,因为昨晚脱掉内裤后我浑身都是赤裸裸的。 婶娘看到我慌张的样子扑哧笑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去,临出门时告 诉我赶紧起来吃饭,也不知道师娘有没有看到我光着的身体。

我赶紧起来找条内裤穿上,然后胡乱穿上衣服洗脸刷牙,,坐在饭桌前我一 直不敢直视师娘,胡乱地吃完饭就去修车铺了。

一上午我的脑子里都乱哄哄的,修车时一直心不在焉,有好几次失误被师傅 提醒,师傅关心地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脸红着说没有。好不容易心情才慢慢平 静下来,和师傅一边找出汽车故障一边修理,由于修车铺的生意很好,常常有两 三辆车同时维修,后来在忙忙碌碌中也就忘记了其他的事。

中午和师傅回家吃饭,小师妹小华因为下午不上学,吃饭时吵着要我陪她上 街玩。因为下午没有多少活,师傅就叫我下午不用去修车铺了,下午拿点钱带小 华上街去玩玩,顺便让我自己也买件衣服穿。我接过师娘递给我的一百元钱答应 着,小华见师父答应我陪她上街,也高兴地和我议论着下午去什么地方。现在师 傅他们已经把我当成家庭的一员,在生活各方面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我因 为从小就失去家庭温暖,自从到了师傅家以后,师傅和师娘对我各方面都很关心 照顾,小华和我很亲热,总是叫我哥哥,我在心里也已经把这里当做家一样。

吃完饭小华就拽这我要上街,我和师傅师娘说一声就领着小华走了,我们满 大街四处闲逛,小华一直抓着我的手。那时候一百元钱已经很多了,我给小华买 了些零食和学习用品,小华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围着我叽叽喳喳,在小华的参谋下 我自己买了一件衣服,因为师父喜欢喝酒,回来时又给师傅买了两瓶酒。

下午四点多回到家,小华抱着一堆零食回房间做作业,我把两瓶酒放在桌子 上,然后拿出剩下的钱到厨房给师娘。师娘叫我把剩下的三十多元钱自己留着零 用,又看了看我买的衣服满意地点点头。,

我正要离开,师娘却突然叫住我,我正要问师娘有什么事情,师娘的脸一红, 在我耳边悄声说:「小军,下次记得把内裤脱下来泡在水里,要不干了就不好洗 了。」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自从来师傅家以后,我的衣服都是师娘给我洗的。昨 晚晚上遗精后,内裤被我随手丢在床上,当时还想第二天自己偷偷洗一下,可是 早晨因为看到师娘心里很慌乱,就把内裤丢在床上给忘了。中午回来吃饭时看到 院子里挂着洗过的衣服,因为小华吵着要我带她上街,所以也没想起来。

师娘这时和我一说,我突然想了起来,一定是师娘上午给我收拾房间时发现 的,看到我内裤上的东西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所以和我说时自己的脸也一红。

我顿时脸羞的感到无地自容,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我叫了一声:「师娘 ……」

就满脸通红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了。

师娘看到我窘迫的样子,嘻嘻笑一声,虽然她是我的师娘,但也只比我大1 0岁,有时候天真的倒像个姐。师娘伸手在我的头上摸了一下,说:「嘻嘻!怎 么?不好意思啦!这有什么害羞的,这种事情在男孩子很正常的,说明我们的小 军已经是男子汉了。」

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自己趴在师娘身上射精时的快感,现在师 娘就站在我面前,我的心跳变得加快了,我「嗯」了一声,就逃跑似的回到自己 的房间里。

我坐在床上按耐不住自己的心跳,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始终没有敢再踏 出门口一步,直到小华进来叫我吃饭时才走出房门。

师傅已经回来了,我叫了一声师傅坐在饭桌前,师娘拿过我买的酒过来坐下 说:「看!这是小军专门给你买的酒,小军长大了,也越来越懂事了。」

师傅也高兴憨笑着说:「嗯!小军这孩子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做活也很聪 明利索,来!今天也陪师傅喝一点。」

因为师父有时候开车,所以平时师娘不让师傅喝酒,只在没有事时才让师傅 喝一点,我更是从来没有喝过酒。师娘今天显得特别高兴,竟然拿来了三个杯子, 也要陪我和师傅一起喝,师傅看到师娘也要喝酒,更加开心了。

我急忙说自己不会喝酒,师傅说:「没关系,不会喝就慢慢学,男人总是要 学会喝酒的,喝几次就会了。」

师娘也说:「少喝一点不怕的,你看我都会喝,一学就会。」

师傅这时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

说着把酒杯举到嘴边一仰头就干了,师母竟然也不含糊,端起杯子也一口喝 了。我看到师父师娘喝得那么干脆,也觉得没有什么,端起来喝进嘴里猛地咽下 去。顿时,一股热辣的感觉直冲脑门,我立刻张着嘴咳嗽起来,眼泪都快要流下 来了。

师娘坐在我旁边,见状赶紧用手在我的后背上拍着,一边拍一边说:「你不 会喝就不要一下子喝这么猛,开始要慢慢喝,知道吗?快!先吃几口菜。」

我止住咳嗽,含着眼泪点点头,赶紧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这才把那股热辣 感压下去。

接下来我不敢再大口喝,每次都一点一点抿着喝,师娘也坐在旁边陪着我慢 慢的喝,很快一杯酒就被我喝下去了。这时我感觉到酒并没有那么难喝,师傅真 的很喜欢喝酒,每次都是一口一杯,当然那时候的酒杯也很小,后来我也可以一 口喝得多一些,,有时三四口就可以喝完一杯酒。

我陪着师父师娘开心地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师傅越喝越开心,师娘也喝的满 脸娇红,不停地说笑着。自从到师傅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娘这么开心,师娘 喝的脸红润,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瓜子脸高鼻梁,红润润的嘴唇微微嘟着,既 漂亮又娇媚。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师娘,此时看起来才觉得师娘真的有年轻又漂 亮,尤其开心时一脸天真顽皮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小女生。再加上一副小女人 姿态,更加使人着迷,难怪常常听到有人说,师娘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我坐在师娘旁边,看着师娘漂亮娇媚面容,鼻子里闻着阵阵从师娘身上传来 的香味,不自觉得神魂颠倒,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酒,渐渐感觉的头脑有点晕乎 乎的。

一瓶酒已经喝下去多半斤了,师娘看到我已经喝得脸都红了,就把酒瓶收起 来说:「行啦!不准再喝了,该吃饭了。」

师傅显然还没有喝够,但是师娘已经说话了,也只好看着酒瓶摇头叹息。师 娘盛饭上来,我吃了两碗饭,然后洗漱一下就晕乎乎回房间躺在床上,很快就迷 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了一觉,我在一阵口干舌燥中醒了过来,我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到头脑清 醒了很多,但是却口干得要命,感觉好像喉咙里在冒火一样。我打开灯穿着内裤 下床,准备到客厅里倒杯水喝,来到客厅,正好饭桌上有一壶凉茶,我抱起茶壶 一阵猛灌,,立刻感觉到舒服了很多。放下茶壶我转身向房间走去,还没有走到 房间门口,我听到楼上好像有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听。

由于我刚才口干急着喝水,所以没有注意周围的动静,这时我的心情安静下 来,果然听到确实是楼上的声音。我心里有些疑惑,开始我想到是不是招小偷了, 我屏住呼吸仔细听一下,一阵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心跳顿时快了起 来。

这正是我那天在小饭店里听到的声音,女人的呻吟声。,

我轻轻地走到楼梯口再仔细一听,确实是从楼上传来的女人呻吟声,而且是 我非常熟悉的声音,那正是师娘的声音。

我站在楼梯口感到浑身燥热,心跳的更快了,我犹豫着,想转身回到房间, 可是却一步也迈不动腿。师娘的声音像一道无形的绳索紧紧地拴住我,我不由自 主地小心向楼上走去,我很小心一步一步踏上楼梯,慢慢向楼上走去。越接近楼 上,师娘的声音就越清晰,我顺着声音慢慢来到师娘的卧室门口。

我非常小心靠近师娘卧室门口,声音变得更加清楚了,师娘的呻吟声娇媚而 诱人,一声声娇媚的呻吟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我的心脏 狂跳着,阴茎不觉得早已经高高挺立起来。

正在我要把耳朵贴在门上时,师娘的呻吟声突然停止了,接着传来师娘不满 的声音:「你…你怎么又完了,每次都是这样,人家刚有感觉你就完了。」

这时师傅的声音传来:「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我今天喝酒感觉到还可以,可是你……」

师娘生气地说:「什么可以,刚刚两分钟你就完了,每次都这样,你不知道 这样人家很难受啊!你再慢慢动一动,看看还能不能再起来。」

接着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很快又传来师娘生气的声音:,「行了, 算了!不行就算了,以后不要碰我,每次都弄得人家难受的要死。」

然后就听到师娘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是一声重重的翻身声。

卧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我怕被师傅发现,马上弓着腰小心翼翼地走下楼,赶 紧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跳到床上关灯躺着呼呼喘着粗气。好一会我的喘息才平 静下来,我躺在床上,一只手不由自主握住了自己的阴茎,慢慢地套弄着。一阵 快感从阴茎传到全身,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我一边在心里想着师娘 的样子,一边套弄着自己的阴茎。

随着我的手套弄的越来越快,阴茎上传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我一边想着 师娘的样子一边套弄,很快我就在一阵快感中喷射了。

我脱下射满精液的内裤,把阴茎擦干净,这一次我没有把内裤乱丢,,而是 窝一窝塞在枕头底下,然后舒畅地睡着了。

第二天,师傅向我交代了一下,又和师娘说一声就走了。他今天要和司机跑 车,要两三天才回来,自从师娘上次说了以后,师傅再也没有让我跟车。经过一 年多跟着师傅,汽车的一般故障我自己已经完全能修理了,所以师傅对我也很放 心。

上午我一个人在修车铺修车,快中午时关门回家吃饭,到家小华还没有放学 回来,我就到厨房看看有没有能帮师娘的。来到厨房看到师娘正在炒菜,我和师 娘打了声招呼,师娘答应一声盖上锅盖,转过脸看着我说:「小军,你昨晚是不 是又……」

我一听脸立刻红了,我以为昨天晚上偷听被师娘发现了,连忙解释说:「师 娘,我没有,我……我昨天晚上口渴,起来到客厅喝水,我没有……」

说到这里我把嘴闭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没有偷听,那样 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师娘听我这么说突然满脸绯红,看着我问道:「昨…昨晚是你起来喝水?我 ……我还以为是猫跑进来了。」,

说着师娘的脸更红了,我的脸也红了,原来师娘不是问我昨天晚上偷听的事, 我扭头向窗外看了一下,看到我的内裤和两件衣服还有师娘的内衣挂在外面。

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师娘发现我藏在枕头下面的内裤,问我昨晚是不 是又遗精了,师娘不好意思直接问我,所以只说了一半就没继续说下去。而我因 为心里慌乱,以为师娘发现了我昨晚偷听的事,所以赶紧解释。我昨晚喉咙很干 渴,猛地灌了一气凉茶感到很舒服,随手放下茶壶时发出了声响。而师娘那个时 候正在和师傅做爱,听到楼下茶壶声响还以为是猫跑进来弄得,因为时有窗户没 关好经常会有猫跑进来找吃的。

我不解释倒好,这一解释反而把事情挑明了,那就是说既然师娘听到楼下茶 壶的响声,而我在楼下也可能听到了师娘他们做爱的声音。师娘听到我说起来到 客厅喝水,脸却突然红了,她一下想到我可能是听到了他和师傅做爱的声音,所 以才有如此的反应。

我和师娘两个人站在厨房里,每个人的脸都红红的,彼此都很尴尬。,

师娘到底是结婚的人,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依然脸色绯红,流露出 女人特有的娇羞说:「小军,我没有怪你,只是……只是你身体刚刚发育好,如 果那样……经常那样会对身体不好,下次不要了,好吗!」

从师娘的口气中,我想师娘应该已经知道我不是遗精,内裤上的精液应该是 我手淫造成的。顿时我的脸更红了,我感到很难为情的低着头答应着:「嗯!师 娘,我……我再也不会了。」

说完,我急忙离开厨房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我心里想,师娘肯定知道我手 淫了,如果,如果师娘知道我手淫时心里想的是她,我是在想象着和她做爱时才 射出的那些精液,不知道师娘会不会生气。

我正胡思乱想着,小华放学回来了,小华一放下书包就跑进我的房间,坐在 床边叽叽喳喳说着。小华现在和我越来越亲近,没事就跑到我的房间里找我说话, 讲她们在学校里的一些事,我心里也很喜欢小华,把它当自己的一样。,

有小华叽叽喳喳的和我说话,我的心情很快就恢复过来,一边听着小华叽叽 喳喳地说着,有时和她说说自己的看法。过了一会,师娘在客厅叫我们两个吃饭, 小华这才拉着我的手来到客厅。看到师娘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师娘却已经完全恢 复了正常,从她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师娘已经装好三碗饭放在饭桌上,我和小华坐下来,三个人一面吃饭一面说 话,当然还是小华的话最多。师娘看到小华和我这么亲近,心里很高兴,不时地 看着我和小华,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

很快我们吃完饭,小华又和我叽叽喳喳说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小华 起身拿起书包去上学,我也和师娘打声招呼去修车铺了。

第三天师父回来了,晚上师娘破例把酒瓶放在饭桌上,师傅今天很高兴,一 边跟我和师娘喝酒,一边说这一次跟车的收获。原来师傅这一次联系了一个长期 客户,每个星期固定拉一趟货,每次来回三天,再加上平时的一些散活,每个月 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连同修车铺每个月的收入,这样一来收入要比以前翻一番。 师娘听了也很开心,计划着把钱存起来,以后给我结婚用,师傅连声赞同。

我听了心里很感动,师傅和师娘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处处关心我,虽 然我没有工资拿,但师傅和师娘经常给我零用钱,如果算上吃穿比一般人的工资 还要多。不仅如此,师娘竟然还为我今后结婚打算,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家人,这 些都是我以前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我在心里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他 们,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一家四口人都很高兴,饭后小华回房间做作业,我和师 傅师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师傅家是一个21寸彩色电视,这在当时的家庭 里非常少见,一般家庭最多也就是一个黑白电视,很多家庭还没有电视。,

九点多电视剧放完了,师娘关上电视大家准备睡觉了,师娘倒了一壶茶放在 茶几上,然后对我说:「小军,晚上要是渴茶壶里有水。」

我点头应着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突然想到师娘临上楼时的话,以前师娘从 来没有这样过,今天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今晚喝酒担心我会渴,还是……突然 我的心里一动,是不是师娘今天晚上又要和师傅做爱?

我想到师娘今天晚上破例主动拿酒给师傅喝,上楼之前又交代我茶壶里有水, 是不是在暗示我?我胡思乱想着,要知道,我当时16岁了,正是情窦初开,对 性朦朦胧胧很好奇的年纪。我胡思乱想中阴茎已经挺立起来,脑子里不由得浮现 出梦中的情景。我再也躺不住了,我轻轻起床来到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 客厅里的动静,外面很安静。我很小心把门拉开一条缝,看到客厅灯已经关上, 就慢慢把门打开又听一下,然后光着脚悄悄来到客厅。我在客厅站了一下,然后 轻轻向楼上走去,刚上楼就听到师傅的卧室里传出师娘的呻吟。

我踮起脚尖来到师傅卧室门口,呻吟声逐渐大了起来,我发现师傅卧室的门 没有完全关上,还留了一条很小的缝隙。由于卧室里没有开灯,门缝又很小,我 根本看不到卧室里面的情况,但师娘的声音却很清晰地传出来。

我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站在师傅卧室门口,,专心地听着卧室里的声音,只听 见师娘呻吟着说:「嗯……你今天慢一点弄…嗯…嗯……别再很快就出来了… …嗯……每次都弄得人家很难受……嗯……嗯……」

我感到自己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顿时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剧烈地跳 动着,我的阴茎更是高高地把内裤顶起来,涨得非常难受。

这时又听到师傅说:「哦!老婆,我也不想那么快就出来,可是一插进去我 就想要射,动一动就憋不住了,不动你又不愿意。」

师娘说:「嗯……屁话!你不动光插在里面有什么用……嗯……你就不能使 劲多憋一会……」

师傅好像是在咬着牙似的说:「我……我也想多忍一会,可是一动你那里面 使劲一夹我就不行了,一下就射出来了。」

师娘呻吟着说:「嗯……嗯……不…不夹怎么行……嗯……一感觉舒服…嗯 ……我就忍不住要夹……嗯……也不是我故意要…喔……不要…不要射……你 …你怎么又……」

只听见师傅不好意思地说:「好老婆,对不起,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师娘生气地说:「你…你总是这样,你要在这样我……」

说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师傅这时也沉重地叹了口气,卧室里恢复了安静。

我赶紧悄悄地来到楼下,借着窗外的月光端起茶壶咕嘟咕嘟大口灌着凉茶, 半壶茶喝下去,我才感觉到心里的红热感好了一些。在端起茶壶时我听到「叮」 清脆的一声响,当时口干舌燥也没有在意,放下茶壶时我才发现茶壶边上放了一 个茶杯,我端起茶壶时茶壶碰到茶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阴茎依然高高地挺立着涨得难受,我忍不住把手伸进 内裤里握住阴茎撸动起来。我一边快速的撸动着阴茎,一边想着师娘,想象着自 己趴在师娘身上挺动着阴茎,很快我就在极度的快感中射出了精液。我喘息着脱 下内裤擦干阴茎上的精液,然后把内裤窝成一团塞到枕头下面,很快就满足的睡 着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师傅就叫上我到修车铺,两个人忙了一上午把昨天送过来的 车修理好,然后才回家吃饭。,

一进入院子,我就发现自己的内裤又晾在外面,知道又让师娘给翻出来了, 我心想反正师娘已经知道了,心里也就坦然了。吃完饭我回房间想休息一会,躺 在床上发现枕头旁边多了一条新毛巾,我拿起来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内裤的事。 我心想师娘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会手淫,而且一早晨就把我的内裤拿出来洗了, 难道……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师娘既然准备和师傅做爱,为什么没有把卧室的 门关好,还有昨天茶壶旁边摆放的茶杯?

我手里拿着毛巾想着,显然毛巾是师娘专门给我准备的,她给我准备毛巾的 目的很明确,是要我手淫时用的,那样就不用在弄到内裤上了。那昨天晚上的茶 杯是不是师娘故意放的?那样我拿茶壶喝水一定会碰到茶杯,那师傅卧室的门呢?,

我胡思乱想着,直到师傅叫我才回过神来,赶紧答应这把毛巾放在枕头下面, 和师傅一起去了修车铺。

  

上一篇:双性女孩上 下一篇:美丽的女邻居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